中嬰網 母嬰專業人士每天都在用的平臺
關注微信
您所在位置:首頁 > 孕嬰童資訊中心 > 行業 > 正文

​“乳酸菌護膚”火了?

2020-09-14 09:32   來源:青眼   作者:summer

  今年以來,“微生態護膚”之風愈演愈烈,其細分領域“乳酸菌護膚”也出現一些發展苗頭。7月,日本YAKULT養樂多集團入駐天貓開設海外旗艦店,主打“乳酸菌”概念的養樂多護膚品正式進入中國市場;而近期,愛茉莉太平洋旗下研究機構發表了新論文證明了“綠茶乳酸菌外泌體(Exosome)”對肌膚具有抗炎效果,并揭示了其護膚功效及其應用可能性。

  當越來越多的品牌入局,“乳酸菌護膚”這股風要刮起來了嗎?

  什么是“乳酸菌”?

  據公開資料顯示,乳酸菌是一類能利用可發酵碳水化合物產生大量乳酸的細菌的統稱,對人體有益的菌類稱之為益生菌。益生菌和乳酸菌兩者有一部分的菌是相同的,既是乳酸菌又是益生菌,如長雙歧桿菌、青春雙歧桿菌、動物雙歧桿菌、干酪乳桿菌、嗜酸乳桿菌、鼠李糖乳桿菌等。

  而乳酸菌之所以能應用在護膚品中,是因為乳酸隸屬于α-羥基酸(AHA),能夠經歷長達數周在無氧的環境中緩慢發酵,將碳水化合物和糖分轉化成皮膚喜好的酶和氨基酸,使有效成分被分解和微化,被廣泛應用于洗浴、皮膚護理、頭發護理和口腔護理產品中。

  同時,在《一種可能微生物天然產物合成的方法——微生物群體發酵》等多篇文獻中提到,發酵可以使有效成分變為更易被吸收的小分子,從而幫助提高產品在滲透性、滋潤、修復和舒緩作用上的功效。

  上海彥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洋告訴青眼,“其實,現在對微生態的研究大部分是對益生菌和益生元的研究,而益生菌和乳酸菌兩者有一部分的菌是相同的。”

  也就是說,“乳酸菌護膚”就是“微生態護膚”的其中一種。而為了維持肌膚微生態平衡,目前業內通常使用的方案是通過補充益生元和益生菌來促進有益菌的增長,抑制有害菌,調節菌群平衡。

  市場早顯端倪

  事實上,包含乳酸菌在內的整個微生態護膚近兩年頻繁出現在行業各個技術峰會及論壇中,是化妝品企業重點研究的對象。

  比如,巴斯夫2017年初就宣布與法國里昂的國際傳染病研究中心(CIRI)合作,開發了整合了細菌的皮膚模型,希望以此來幫助其推出針對皮膚衰老、色素異常以及曝露于污染環境中的活性配料。2019年,科絲美詩(Cosmax)對外宣布,發現了可以應用于抗衰老化妝品研究的微生物群組——“Strain CX”,并已成功將這項發現轉化為對應的產品,向客戶提供成品服務。

  據了解,歐萊雅研發和創新中心也對肌膚微生態已有超過15年的研究歷史,分析了超過1萬份肌膚微生態樣本,并識別了132種新的微生物。而國內玻尿酸供應商山東福瑞達集團旗下護膚品牌璦爾博士也定位于“微生態科學護膚”,推出多款相關產品。國內如上美、韓后、雅蘭等國內企業也都紛紛跟進。

  而在其細分領域“乳酸菌護膚”,事實上目前市場上已有很多大眾耳熟能詳的產品都與之相關,其中較常見的成分就是二裂酵母菌溶胞提取物。比如曾經火爆一時的蘭蔻“小黑瓶”。且2019年蘭蔻十年來對“小黑瓶”進行升級時,加入的全新活性成分中就包含了干酪乳桿菌、噬菌乳桿菌的發酵產物這兩種乳酸菌。

  除此之外,雅詩蘭黛“小棕瓶”、自然堂凝時鮮顏肌活修護精華液、歐萊雅青春密碼酵素精華肌底液、自然之名酵母植萃煥能活膚精華露等眾多產品中均含有相關成分?梢钥隙ǖ氖,“乳酸菌護膚”概念在國內市場早顯端倪。

  迎來爆發,但也亂象頻現

  根據我國已使用化妝品原料名稱目錄,化妝品中可使用的“乳酸菌”相關的成分主要包括乳酸菌發酵提取物、乳酸桿菌及各類提取物發酵產物濾液。但值得注意的,有行業人士告訴青眼,“乳酸”并不屬于乳酸菌的范疇。

  青眼通過美麗修行查詢顯示,含有“乳酸菌”相關成分的產品近6000種,其中包含百雀羚水嫩凈透精華潔面乳、佰草集太極·賦活微精華源生液、悅詩風吟肌美修護乳酸菌安瓶精華液、一葉子乳酸菌水潤蜜桃面膜和韓后蜜桃乳酸菌保濕面膜等國內外護膚產品,涵蓋了潔面、水乳、精華、面霜、面膜等多個品類。

  此外,青眼以“乳酸菌護膚”關鍵詞在淘寶/天貓、京東等主要電商平臺搜索發現,目前涉及這一概念的品牌已有不少。包括XDG棲朵嘉、春夏、透真、一葉子、韓后等國貨品牌,也有韓國Baba、荷諾、悅詩風吟、PDC、BCL、養樂多旗下YAKULT等國際品牌。相關產品售價大都集中在100-200元之間。在天貓銷量top10中,排名前兩位的均是國產品牌,其中月銷量更高的是一葉子乳酸菌桃子面膜,達到3萬+。

  同時,青眼在國家藥監局備案系統查詢到,截至目前(9月10日17時),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中“乳酸菌”相關產品備案信息有444條,進口化妝品中“乳酸菌”相關產品備案信息也有44條。其中以面膜、精華及身體乳、洗護發等產品為主。

  ▍截自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

  其中今年備案的“乳酸菌”相關產品信息達到了211條,占比近50%。也就是說,近一半的“乳酸菌”化妝品是在2020年剛備案的,今年顯然是“乳酸菌護膚”迎來爆發的一年。

  但青眼發現,雖然主打“乳酸菌”概念的產品數量水漲船高,但其中不少產品存在“概念性添加”以及打擦邊球的嫌疑。

  以“冰伊萊桃子乳酸菌保濕水”為例,其添加的乳酸菌發酵提取物在成分列表中排在香精之后,位列倒數第二個(一般情況下,在列表中排名越靠前的含量越高)。對此,楊洋告訴青眼,“排名第四的甲酯比例較多只有百分之零點幾,顯而易見,排名更靠后的乳酸菌發酵提取物的含量只會更少,對于這類產品而言,乳酸菌成分也只是概念性添加而已。”

  ▍截自國家藥監局備案系統

  “乳酸菌”會成為下一個“煙酰胺”嗎?

  雖然如今主打“乳酸菌護膚”概念的產品越來越多,其相關成分也備受各大品牌的青睞,但與其它成分如煙酰胺在業內的火爆相比,“乳酸菌”似乎還差點火候。

  青眼在小紅書搜索顯示,有關“乳酸菌護膚”的筆記僅8660篇,相關商品為224件。相較于“煙酰胺”在該平臺的35萬+篇筆記而言,“乳酸菌護膚”確實還有較大提升空間,市場及消費者對包括“乳酸菌護膚”在內的整個“微生態護膚”的認知度都還不夠。

​“乳酸菌護膚”火了?

  ▍截自小紅書

  青眼多方了解發現,“乳酸菌”在化妝品中的運用和普及事實上還面臨著一些難題和挑戰。

  廣州汀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總監彭冠杰告訴青眼,“這幾年,隨著腸道微生態的普及,大眾開始對皮膚微生態開始有了解,但是別說是消費者,極大多數國內的研發工程師和開發人員都對皮膚微生態還是不太了解,整個領域還有很多待解的技術問題。”

  而在有關“微生態護膚”的研究上,幾乎絕大多數資料和成果都來自于國外品牌或研究院,國內鮮少有原料廠商和品牌方在做此方面的研究且獲得成果。

  而這與乳酸菌及微生態領域本身的復雜程度也不無關系,據了解,僅“乳酸菌”就至少包含18個屬,共200多種,更別說還有其他的益生菌。因此,如何獲得穩定的、有活力的細菌,將它們維持在某種穩定形態,能在應用于皮膚時恢復功效,這是業界在研究配方上所普遍面臨的技術挑戰。

  楊洋表示,“在提升皮膚有益菌的比例研究中,我們需要實現的是降低致病菌的比例,從而實現所謂的菌群平衡。但是這其中會發生很多問題,比如說某些致病菌可以說是條件致病菌,太多會致病,太少也不行,所以這個平衡的度是很難把握的。另外,化妝品加防腐劑本身就是要抑菌的,如何保證防腐劑不對皮膚微生態有明顯的改變,這方面還需要多加研究。”

  除此之外,化妝品行業的法規對化妝品中微生物的限制是菌落總數≤1000CFU/g或CFU/ml,霉菌和酵母菌總數≤100CFU/g或CFU/ml,這就決定了活菌無法應用于化妝品。(注:100CFU就是指每毫升有100個細菌細胞)。“但由于菌是會不斷繁殖的,因此,需要通過特殊的發酵技術來控制菌落數。”太和生技集團創始人郭襄潁說到。

  “從供應鏈方面來說,近段時間才開始有一些微生態相關的原料供應”,彭冠杰向青眼介紹,目前,除了巴斯夫、德之馨、仙婷等國際原料供應商,國內有關微生態相關的原料供應商僅有太和生技集團、華熙生物等少數廠家。

  談到“乳酸菌護膚”及“微生態護膚”今后的發展方向,楊洋提到,“國內的皮膚科醫生對這方面研究的比較多,我覺得未來國內的化妝品原料商或者化妝品成品商想做這方面研究的話可以跟國內的某些醫院合作。”

  總之,“微生態護膚”概念的火熱也帶動“乳酸菌護膚”在國內市場的爆發,但如今看來,這一市場要真正崛起,還需要整個化妝品行業在生物科技層面做更深入的研究和探討,而“乳酸菌”要成為下一個“煙酰胺”,恐怕也還為時尚早。

中嬰網移動版
標簽洗護 護膚 乳酸菌
編輯:劉韻

在線咨詢

尋找母嬰專業人才
查看最新招聘信息

請登錄
时时彩软件平台